首页 > 思政网 > 辅导员之窗 > 正文

中国青年报:民办高校辅导员普遍遭遇“职业倦怠”
发布日期:[12-07-20 21:15:56] 浏览次数:[]

      《中国青年报》2012年7月16日(记者 林洁实习生 谢晓明)题:工作量大 待遇低 职业规划遇瓶颈——民办高校辅导员普遍遭遇“职业倦怠”


CFP供图

 三座大山下 疲惫而尴尬

      半夜一点多,辅导员小高心急如焚赶往学校。她刚接到学校宿管电话,一群男生在宿舍楼下发生争执,整栋宿舍楼的人都在围观起哄,宿管“管不了”。劝说协商、带学生去保卫岗录证词、安抚学生情绪,一连串工作下来,小高回到家时,天已经亮了。
      小高成为一名民办高校辅导员刚两年,现在带4个班226名学生,如果巡房制度认真执行下来,她整个学期每天晚上都得在学生宿舍中度过。而24小时保持开机,不仅经常下班后把她拽回学校,还多次让难得的周六日“报销”。用她的话说,自己是学生的保姆、心理咨询师、救火队员,“身兼多职”。
      从最初“觉得找了个光鲜亮丽的工作”,到现在“没有认同感和成就感”,最近半年,辅导员的身份让原本活泼外向的小高觉得很累。而这两年间,她的同事中已经有5个离校转岗了。
      近日,在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举办的2012民办高校工作创新论坛上,专门辟出一个分论坛,主要讨论民办高校辅导员队伍管理困境。“辅导员流动性大,学校留不住他们”、“辅导员住房问题需要解决”、“辅导员在学校的地位低,学生都不服管”……部分民办高校学生处负责人在分论坛上“大吐苦水”,感慨辅导员工作积极性降低。
      “不积极”的背后,是民办高校辅导员尴尬而疲惫的生存境况。
      “民办高校辅导员呈现主观心态上的职业倦怠。”广东高校思政教育研究会会长李小鲁在调研中发现,民办高校辅导员容易陷入事务的泥潭中,职业压力大。在工作两三年后,便呈现职业倦怠。
      工作量大、待遇低、前途迷茫,是压在民办高校辅导员身上的三座大山。不少民办高校辅导员在现状面前“垂头丧气”:工作越做越没有奔头。

工作量大,位置尴尬

      高校辅导员不仅是学生的“政治领路人”,还一直被笑称为学生的“保姆”和“救火队员”。学生遇到困难第一时间向辅导员求救,任何与学生相关的信息也由辅导员传达。而相比公办高校的辅导员,民办高校辅导员的工作量不仅更大,位置也更加尴尬。
      民办高校辅导员工作主要为思政教育、班级管理、咨询服务三部分,一个人至少带200名学生,“发一条通知都要经历多重循环才能传达到每一个人”。记者了解到,民办高校辅导员还有“兼职”,分别负责学院学生党务、学生社团、助学贷款、学生创业等工作。“兼职”给他们增加了至少一半的工作量。
      小高向记者讲述了一个同事的经历。班里有个学生情绪一直处于低潮,想不通的时候就向带班辅导员寻求帮助。每次电话和信息的内容都触目惊心,学生丧气地重复着“活不下去了”之类的话。接连一个月,辅导员每天开导这名学生,自己也焦虑得每晚不得安睡。后来他向学校建议:能否为辅导员建立一个心理疏导室?
      辅导员从学生身上接收到的,并不只有信任与感激。民办高校学生更加注重个性与平等,消费意识强,“花钱不是来求被管”的心理普遍存在。但学校并未放松对学生的严格要求,每个班的出勤率、考证率都有一个准确数字来考量,而这个数字关系到辅导员年底的考核。
      如此一来,学校对学生的严格要求,转嫁成为对辅导员的工作压力。如为了保证出勤率,辅导员得“天天去催学生上课”。小高曾为了提高班级英语四级通过率,重拾英语课本帮学生补课。如此一来,面对“衣食父母”,打也不是,骂也不是,辅导员常常感觉很“窝囊”。
    
待遇、职称和发展 一个都不能少

      “学生轻易就将辅导员的教育结果化为乌有,在现实面前,辅导员有一种回天无力的无奈。” 李小鲁说。
      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副校长李峻说:“民办高校学生管理工作的难度普遍大于公立学校,从民办高校出来的辅导员到任何一个公立学校工作都能胜任。”他了解到辅导员的辛苦处境,鼓励他们实现自我转型,从学生的“保姆”成为管理者和服务者,但效果不明显。
      然而,大量工作并未带来高收入。肇庆一所民办高校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学校辅导员基本工资为2300元,加上带班人头费,“辅导员每月能拿到两千七八”。记者了解到,由于民办高校由自身筹款经营,辅导员待遇高低与所在学校财力基础密切相关。
      有辅导员诉说,应聘成为辅导员的时候也是过五关斩六将,自认为找了份光鲜亮丽的工作,但入职后从不敢向学生提及工资多少。“让学生知道一个月才这么点钱,他们更不会尊敬你了。”
      而最令民办高校辅导员“疲惫”的是对前途和出路的迷茫。“辅导员的难题在于上课难、评职称难”,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学生处处长卜佳锐向记者解释,辅导员主要给学生上思政教育类课程,课程少、课时少,转成专职教师难;国家对于民办高校教师评定职称非常严格,职称上不来,待遇也就难提高。
      “辅导员职业前景并不窄,但是缺少进修和学习的时间。”李小鲁说,辅导员像保姆似的被事务缠身,只会越来越偏离专业化道路。他认为,合格的辅导员应该既要防止教育缺失,又要防止教育过度。
产生职业倦怠的辅导员,有的选择跳槽到更好的学校,有的直接离开辅导员行列。“5个辅导员两年内走掉3个”,一所民办高校负责人告诉记者。连待遇较好的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,辅导员流失率也达20%。
      没有稳定的辅导员队伍,学校的正常运作也就无从谈起。因此,现在不少学校正为留住优秀的辅导员而努力。
      有的学校着力提升工资。据广东松田职业学院学生处处长欧仕身介绍,讲师级别的辅导员月工资在6000元以上,工作10年以上的有可能超过7000元。如果应聘时学历为研究生,工资也有4200元。
      有的学校竭力为辅导员“铺路”。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的辅导员想要获得高待遇,可通过评职称和工作业绩两种方式实现。学校将辅导员分为5个级别,如果业绩优异,按照标准就能评定为一级辅导员,而它所对应的待遇标准就是“副高级”待遇。“工作业绩和职称同时作为考量标准,即使没评上职称,根据工作业绩同样可以晋级,不影响辅导员前景发展。”卜佳锐说。